对姜文最早的关注,来自一本诞生于争议中的书:《从生存到鬼子来了》。当时《生存》的原著尤凤伟告姜文侵权,姜文却摆出一副“你的素材,我来提炼”的模样,闹得双方对簿公堂。尤凤伟是我欣赏的作家(强推他的中篇《蛇会不会毒死自己》,非常精彩,后收入《中国一九五七》的最后一部,洵为点睛之笔),我又先看了《生存》三部曲,大概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看完《鬼子来了》,心里就对姜文有些鄙视:电影挺好,但没比原著高明多少吧?对姜文的很多溢美之词,其实可以转送到原作者头上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给了我同样的疑惑,《动物凶猛》何其精彩(王朔还叹息把写长篇的积蓄全耗在一个中篇上了,不值),抛开文本的载体不谈,《阳光灿烂的日子》超越了原著吗?从作品带来的感动、震撼与审美价值来看,至少我不这么
变化的时间,不变的荷尔蒙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看了一些近日西安反日散步的帖子,嘲讽痛心者大而有之。夜深了,还是睡不着,不如也来说两句。 只要是以学生为主要构成的散步,逃离不开三种命运,一是散步目的之扩散,二是散步意义之多解,三是散步结果之失控。 有很多人想起了历史上的几次著名散步,颇为散步目标水准的直线下降而痛心疾首。但不管在哪次学生散步里,被从众意识和凑热闹心理推动的成员永远占多数。对于他们来说,散步反对的对象是谁,有时候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青春期的热血和荷尔蒙,总是需要通过某个平台发散出来。没有什么比树立起一个共同的敌人,并通过散步串联通气更好的发泄方式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九一九年,他们散步反对卖国;一九八九年,他们散步反对腐败;一九九九年,他们散步反对北约;二零零九年左右几乎如年经般固定到来的散
四大奇书终于扫荡完毕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所谓的四大奇书,这个概念大概是沿袭自明朝四大奇书吧。不过后者随便拿一本出来,都轻轻松松砸死日本这山寨四大奇书。 在我的阅读史上,没碰到过几次如此痛苦的经验,甚至让我反省自己不管什么书都要坚持读到结尾的习惯是否正确。 这几部小说,真可谓要啥没啥。 人物,扁平、僵化到了极点,或者就是一味的概念化,完全没法让读者产生感情。一开口就是上下五千年,能不能说几句人话? 故事,无趣,波澜不惊,所谓的情节就是等待下一个人被杀。卡尔不是很受日本人推崇吗?怎么一点好处都没学到。 动机,基本上都是相当的扯淡,你别指望看到太正常的动机,因为小说里的人物隔两页是一疯子,再隔两页是一傻子。 文笔,罗嗦,拖沓,通篇都是呓语。我佩服林敏生,翻译完
卡尔密室有“三超”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一直觉得卡尔的plot比trick更强,虽然一些trick很有想象力,但鬼扯的地方也很不少(或者说天雷)。《孔雀羽谋杀案》缺少plot的加持,完全靠trick吸引观众,可读性就不那么强了。    回忆总结了一下,卡尔的很多密室trick由以下“三超”构成。    一是凶手胆子超大。这一类的凶手都是艺术家+赌徒型,想象力一流,执行力更猛,明明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成功率,依然敢想敢干,有时候让人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为了名留犯罪青史不要命了。考虑到卡尔非常推崇《黄屋之谜》,可以理解他对这种类型凶手的偏爱。    二是受害者体力超人。这一类的受害者个个都是运动员,属于打不死的小强型,对凶手极尽配合之能事,为了怕自己死得太过平淡无奇或者侦探太过顺利破案,总要搞点飞机出来,基本都是“不见密室不撒鹰”、“不
好莱坞电影正在摧毁欧美小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标题可能有点儿危言耸听,但这就是我读完《44号孩子》的第一感觉。     这本书的前半部分无可挑剔,极权主义对人性的异化和压迫所制造出的阴冷和压抑感觉几乎要溢出书来,这些控诉并不是简单的套路说教,而是通过非常精彩流畅好看的剧情来呈现的,宛如《1984》和《窃听风暴》在推理小说中的重现。哈耶克说,socialism必将通往极权主义。那么要表现极权的残暴恣睢,还有什么比最应该捍卫的家庭、伦理、爱情受到冲击更能让人震撼的呢?     鲁迅评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时候说:“他把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放在万难忍受的境遇里,来试炼它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的洁白来。”正因为极权的力量如此之大,当里奥选择了服从人性的时候,《44号孩子》看来简
  日本推理届有几点是非常让我佩服的,一是推理作家毫无文人相轻之势可着劲互相吹捧(详见各文库本的解说),一是推理评论家没有什么话不敢说(看到《鹿男》封底上印着“怎么可以有这么厉害的天才!”的时候我真的笑了,当然这还比不上傅博前辈称赞行人的馆系列“足可比肩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一是推理读者口味之庞杂心胸之宽容(这本书竟然也能走红)。    已经很久不想写吐槽性质的东西了,毕竟人各有好,我之毒药彼之蜜糖,何必跳出来作毒舌状指指点点呢?让喜欢此书的人看了心里憋屈,不厚道啊。但是~~~~《圣诞节的恐怖分子》这本书,真的强大到了让我不破例都不行。    如果有谁没看过这本书,我的建议是,先看内容简介,然后再翻到倒数十页看下去,这样三分钟之内你就可以在豆瓣上点击“读过”,
  我喜欢阅读武侠小说和推理小说。这两者都属于类型小说。奇怪的是,读得越多,我发现自己在这些小说中寻找的乐趣却越来越是非类型化的。大体来说,我现在喜欢阅读文学趣味浓的类型小说。      何谓文学趣味?这问题显然是个陷阱,绕过不谈。不过,既然我如此偏好类型小说中的文学趣味,为何不直接去读纯文学小说呢?这实在吊诡,大学毕业以来,我读的纯文艺小说大概还没有之前读过的十分之一强。我想起中学时,曾经用半年干掉姑姑收藏的近二十年的《小说月报》和《中篇小说月刊》(上面真的有许多精彩之极的中短篇,虽然那些作家们大概一辈子也无法得到“当代文学史”的青睐);曾经在大学无数个炎热的下午沿着图书馆外国文学的序列一本一本“扫货”,只觉恍然如梦。      是因为工作后的疲惫么?是因为我
昆丁这次有点正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昆丁真的不适合板起脸来说故事,《杰基·布朗》就是过硬证据,而《无耻混蛋》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一次他玩得很疯,但这部电影除了少数灵光一现的地方之外,基本是按着史诗正剧的路线走的——所以给我的观感还没去年一堆女人聚在一起瞎唠唠的小品《金刚不坏》好玩。不是说正就不好,非要你剑出偏锋另辟蹊径,关键是什么样的人你就办什么样的事,周星驰放着无厘头宗师这样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不做非要去党校兼职当行政管理讲师这就不对了。观影过程里我一直念叨着“太正了”“太正了”,当然我不是在夸片子里的正妹——虽然她们其实都比外表看起来有料一点。 2、叙事结构可以打乱,但剧情必须讲点基本的逻辑。希特勒身上被射穿几十个洞也好被硫酸毁容也好被社会主义大哥鸡奸都好,这都可以接受
苏共笑话大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亚历山大.凯撤.拿破仑做为贵宾,参加红场阅兵。   ——我要是有苏联的坦克,我将是战无不胜的!亚历山大说。   ——我要是有苏联的飞机,我将征服全世界!凯撤说。   ——我要是有真理报,世界现在也不会知道滑铁卢!拿破仑说。      2.在苏共二十三次代表大会上,勃列日涅夫作报告,他问:“我们这里有没有敌人?”一个人回答:“有一个,他坐在第四排第十八号位子上。”勃问:“为什么他是敌人?”回答:“列宁说过敌人是不会打瞌睡的,我发现全场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打瞌睡!”      3.在集体农庄党的会议上将研究两个问题:建造木棚和建设共产主义。在没有木板的情况下,直接研究第二个问题。      4.“苏联和英国的童话传说有什么不同?”   “英国童话的开头通常是:‘很久很久以前。。。。’
  如果有人能对网络时代古龙小说的接受史作一番考察,相信是颇有趣味的一件事情。   以我个人一些粗浅的观察,《多情剑客无情剑》、《萧十一郎》和《天涯明月刀》等几部作品,其备受推崇的程度,从来都是古龙小说里的佼佼者。也有几部名作,在读者评价里有走下坡路的趋势,比如曾经大红大紫的《绝代双骄》和《楚留香传奇》。当然还有一些小说,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比如绵密细腻、在针尖上跑马的《白玉老虎》,或者更典型的一部“神作”:《欢乐英雄》。   九十年代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在一家书店和《欢乐英雄》狭路相逢。当时我对古龙小说实行宁可买错不可放过的扫货政策,恰好摆在《欢乐英雄》旁边的还有一部《大地飞鹰》。两个只能活一个,抉择再三,还是把《欢乐英雄》带回家,

边城不浪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